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慕清音全当是一次游玩,不过她是被罚来的,不好太张扬,起初几日还是老老实实念经抄书。

    令她惊讶的是,云宫之中不但有大量道门典籍,还藏有很多观星术等秘法。

    她本就对这些术法感兴趣,之前因为父兄不肯,甚至闹脾气离家出走,如今找到机会,当仁不让,借口抄书日夜钻研。

    庄公子深知她的脾气,成日窝在里面看书才有鬼!

    他一闯之下,才发现慕清音的秘密。

    “这是观星图?”庄公子脸色严肃,“慕清彦不是不许你学这些?”

    “你不说我不说,我哥不会知道的。”慕清音心虚地抱着书卷不撒手,“你要是出卖我,我这就求长宁给你我赐婚!”

    庄公子脸皮直抽抽:“我真是……谁都不服就服你。”

    还有用自己婚事要挟人的。

    慕清音哼了一声,扬起下巴:“谁让你不想娶我的,有本事你娶啊!”

    庄公子龇牙咧嘴:“好,算我欠你们兄妹的还不行吗?”

    慕清音笑得比花灿烂:“原来大道宫有这么多观星术的书呢,比家里的都多,还有这个,好像能制造法器,真是太神秘了!”

    现在有了新的目标,慕清音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连嫁庄公子的事都可以往后推。

    而庄公子也被这个所谓的制造法器的事迷住了。

    他没有什么天恩,但也跟慕清彦一起学过观星术,灵气不足但却有基础,很快和慕清音一道研习起来,也免了山中无聊的日子。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的法器也逐渐成型。

    可两个人都觉得,事情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

    “你觉不觉得,这法器一层层符文贴上去,越来越像……”慕清音盯着四四方方的器胚,欲言又止。

    “像棋盘。”庄公子道。

    慕清音喉头动了动,将手里的朱砂笔一扔:“我不画了!”

    庄公子瞄她一眼,以她的脾气,真能忍住好奇心?

    “这是吃人的东西,我不敢画了。”慕清音却比他想的理智得多,“至少,至少我们先去问问我哥。”

    当初长宁就是魂魄陷入大道盘,差点回不来,所有人都是束手无策,只能看着那棋盘碎裂。

    如今,竟然从她的手里再画出一个大道盘的胚形来,这实在太诡异了。

    要知道,她按着书上的记载画符贴在一起,符纸随风落地,成什么形状都该是随机的,可这符纸落地形成的粗坯竟然是四四方方。

    起初她还觉得神奇,以为是大道有灵,但随着形状出现,棋盘上的星星点点都开始有了眉目,慕清音真的有些慌了。

    她和庄公子都是见过大道盘的威力的,不敢轻举妄动也是正常。

    “也好,慕清彦虽然没了天赋,但见识还在,”庄公子点头,他们又不是被囚禁在这儿的,想回趟皇宫还不容易吗。

    “那我现在就动身回宫,你也别再画了,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庄公子道。

    慕清音郑重点头,但当庄公子离开后,她却拿起笔继续画,速度竟是之前的数倍,模样也甚是诡异。

    庄公子冲到马厩,催促:“快快快,一匹快马,我要回宫。”

    看守马厩的老道士脸上脏兮兮的,嗯嗯啊啊却是个哑巴。

    庄公子不耐烦地挥手:“算了算了,我自己牵马吧。”他急着赶路,索性自己冲进马厩牵出一匹壮实的马要走。

    老道士突然拦住他,比划一个吃饭的手势,冲着他不断摆手。

    “你说这马没吃饭?”

    老道士连连点头,又牵出一匹来,庄公子也没多想,骑着就走。

    原本暮色将近,但大道宫距离长安不远,快马加鞭,夜里是能赶到的。

    今时不同往日,庄公子身份也非比寻常,还是有把握叫开城门的。

    但没想到,这匹马起初跑得飞快,但刚下了山没多远,就开始拉肚子,走一路拉一路,腿都软了,那速度还没有庄公子两条腿快。

    庄公子回忆起马厩里的老道士,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出了问题。

    可这匹拉肚子的马就是铁证,清音一个人留在山上,会不会出事?

    这个问题在瞬间困扰住庄公子。

    他想回头,可又觉得越是这样,就越该尽早让慕清彦知道情况,才好应对。

    进一步退一步都很难。

    庄公子烦躁地挠头,无意中摸到左侧有水囊,下意识就想喝一口清醒一下。

    鬼使神差地,他顿住了。

    “我是突然决定动身,怎么会有水囊挂在马背上?”他忽然翻转水囊,流水哗啦啦撒在地上,腐出一片黑色。

    庄公子啪地一声丢掉水囊,大喝一声:“不妙!”

    清音有危险!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