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五章,祭国大典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祭国大典

    皇甫斐替唐域二人拟了圣旨,交给太监下去通告后,自己才从空无一人的大殿离开。

    “陛下,蘷王殿下还在噩耗在跪着呢!”有宫人来报,指了指外头。

    皇甫景皱皱眉,说:“朕不想见他,你去替朕打发了。”

    宫人为难着退下,这蘷王若真是那么容易打发,他也不必要进来费口舌通报了。但幸好,他走出大殿时,只看见蘷王叶景已经晕倒在了大殿外。

    “唉,跪了一上午了,穿得又单薄,怎么不会出事?”宫人碎碎念着,又让人去蘷王宫里叫人来收拾,这才又转身进大殿,伺候皇甫斐离开了。

    皇甫斐迈步进去时,看见叶阮正坐在桌案边发呆。

    “住的可习惯吗?”明明知道叶阮定然还心心念着叶景。但皇甫斐还是故意问。

    叶阮抬起头看了看皇甫斐,周围伺候的宫人都替自己捏了把汗,毕竟若是叶阮的话没能让皇帝满意,届时受惩罚的就是他们这群奴才。

    就像今早只因为叶阮吃早饭时说了一句“没胃口”,皇甫斐便笑盈盈地让人将厨子和送饭的太监拖下去打了个半死。

    所以当听到叶阮说:“一切都很好,多谢陛下。”众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皇甫斐又问:“那么这儿比起蘷王宫殿,哪里更好?”

    “……”叶阮看着他,片刻后露出一个极淡地微笑来:“乐不思蜀。”

    皇甫斐便笑笑,他说:“这样就好,朕,我只是想让你开心。”

    “陛下胡乱怪罪他人,叶阮不懂得这种开心为何而来。”叶阮回答依旧冷淡,他看了看那些个吓得大气不敢出的宫人,说:“陛下若真想让他们好生伺候,还请不要动不动责罚他们了。”

    “好,我答应你。”皇甫斐挥手让人退下,只看着叶阮笑。

    叶阮被看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看过去,问:“陛下还有什么事吗?”

    “哦,我有一件事要跟你说。”皇甫斐靠近了些,坐在叶阮对面:“方才太后特意派人告诉我,要我替阿域和北辰赐婚。”

    叶阮心里一动,问:“陛下同意了?”

    “成人之美,有何不可?”皇甫斐看着叶阮,像是看不够似的,他说:“我在大殿就已经拟好圣旨了。”

    “哦。”叶阮点点头,他依旧相信唐域最爱的人是阿椤,如今只求唐域真的能够放下之前,不要做什么傻事才好。

    有宫人在外面禀报,说是有人求见,皇甫斐皱眉,问:“是谁?”

    “大司马。”

    皇甫斐这才松了眉头,道:“朕就过来。”然后他看着叶阮,有些抱歉地说:“这几日你就留在这儿不要出去,等我安置妥当,再带你出去玩儿。”

    他的语气像是对一个熟悉的老朋友说话,叶阮愣了愣,然后点头:“一切听陛下吩咐。”

    皇甫斐离开,叶阮才慢慢站起,他此刻心中最是担忧的自然是叶景。叶景一定来找过自己了,但是皇甫斐一定不会让他来,所以,也不知道叶景如何了?

    想了许久,他终于忍不住唤了一个宫人进来。

    一会儿,一个生的白净的小太监便悄悄来了,叶阮笑笑,宫里人虽对他恭敬有加,但大多都不愿意同他接触,毕竟今早的两个前鉴还血淋淋地躺在床榻上。所以对这个敢来和自己搭话的小太监,叶阮还是很感激的。

    “奴才见过叶阮公子。”皇甫斐没有给叶阮什么名分,只让人叫他一声“公子”。

    叶阮让小太监起来,悄悄问:“欢容,我让你打听的事可有结果了?”

    欢容嘴角一直带着一抹笑,他说:“奴才去了大殿,问了师傅,说是蘷王一大早就去大殿闹了一通,结果陛下把他赶出来了。然后蘷王又在大殿门口跪了许久,终于受不了晕过去,被自家宫人抬着回去了。”

    “他身上还有伤,这样折腾会不会受不住?”叶阮担忧,手不由握紧了衣摆。

    欢容机灵,忙道:“已经派了宫里最好的太医去了,叶阮公子大可放心。”

    叶阮点点头,又看着欢容说“谢谢”。欢容摇头,然后退下。

    前殿有谈话声传来,叶阮想了想还是悄悄上前,躲在屏风后去听。

    “如今坊间流言越演越热,陛下也不管治吗?”

    “爱卿也说了,只是流言,过几日便散了,何须介怀?”

    “陛下,先皇说了,这为王者,绝不可失了民心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