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四章,重回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四章,重回首

    叶阮一愣,随后他转身去扯欢容起来,他愤怒道:“你这是做什么?与我们无关就是与我们无关,你这样做,是在害我!”

    欢容不肯起来,只说是自己和妍妃有过节,所以才趁机会对妍妃的胎儿下手。如今看到人们误会叶阮,想到叶阮平日里对自己有恩,良心过意不去,所以招供。

    妍妃哭得一张脸像是被水泡过一夜般浮肿褶皱,绕是如此,她眼中的愤怒倒是一分不减。

    皇甫斐挥挥手,立刻有人来带着欢容下去。

    叶阮想去救欢容,几个侍卫扑过来,叶阮顺手从花瓶里抽出一根腊梅花枝做武器,几个回合下来,那些侍卫被叶阮打倒在地,一时间倒拿叶阮没办法。

    叶阮扔了花枝,正要追出去,突然听到背后皇甫斐一声怒呵:“叶阮,你真当朕这个皇帝是死的吗?!”

    叶阮终于还是停住了脚步。

    他回去跪下:“请陛下责罚,但求陛下放过欢容,他不可能会伤害妍妃娘娘的!”

    芳贵人立刻把眼一斜,道:“也是,一个下贱奴才哪里来那么大的胆子?说不定是受谁指派的呢!”

    叶阮忍不住直接问:“贵人这话是说是我做的?试问我害妍妃娘娘,于我有何好处?”

    “当然有!”芳贵人上前几步,许是害怕叶阮的武功,所以不敢太上前,但还是一脸刻薄道:“我早就觉得你一副狐媚样儿,你害了妍妃娘娘,自然是想霸占陛下!”

    “一派胡言!”叶阮斥责,若不是看在你芳贵人是个女人的份上,直接废了你信不信?!

    皇甫斐终于开口,他看着妍妃,道:“爱妃是在回宫路上不甚跌倒,所以才滑胎的。”

    “陛下……”妍妃诧异,她脸上泪痕未干,此刻一脸不信地看着皇甫斐。

    皇甫斐继续说:“是进大殿前,踩错了台阶才跌倒的。朕一直就觉得那儿的台阶设计不好,有好几次我都差点给摔了,妍妃以后一定要注意。”

    “陛下!”妍妃声音颤抖,一双眼睛里满是绝望。

    芳贵人自然也挺出来皇甫斐这是故意要保叶阮,忙跪下道:“陛下,明明是叶阮用藏红花让妍妃娘娘滑胎的啊!你可要给妍妃娘娘讨个公道啊!”

    “芳贵人,”皇甫斐叫住她:“你说,妍妃是为何滑胎?”

    芳贵人瞪着叶阮,道:“回禀陛下,是叶阮在妍妃娘娘的牛乳里下了藏红花,所以才……”

    “来人啊!”皇甫斐不等她说完便下了命令:“芳贵人胡言乱语,阻碍后宫秩序,即刻打入冷宫,从现在开始只要听到她说一句有关于今天之事的内容,立刻拔了她的舌头。”

    芳贵人吓得呆愣,然后她爬过去抓着皇甫斐的衣角求饶:“陛下,臣妾错了!臣妾错了!”

    皇甫斐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他说:“你不该乱说话。”

    芳贵人被拖下去,皇甫斐又问了一个人:“你说,妍妃是为何滑胎?”

    “是因为,是因为回宫路上,跌倒,跌倒所以才,才滑胎的。”那人吓得话也说不利索。

    皇甫斐倒是很满意,他最后问了妍妃:“爱妃,你是为何滑胎?”

    妍妃木然着一张脸,她说:“是臣妾回宫路上不小心跌倒,所以滑胎的。臣妾宫门口的台阶有问题,容易摔跤,不奇怪……”

    叶阮看着面前的人,没想到皇甫斐为了他,竟然会选择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但叶阮并不觉得感动,反而心里只觉得闷着难受。他抬手捂住心口,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皇甫斐连忙过来将他扶起,随后他看着妍妃,说:“妍妃你好好休息,需要什么只管让宫人去拿。”

    说罢,他抱着叶阮往外离去。妍妃看着皇甫斐的背影,呼吸一滞,昏死过去。

    叶阮再次醒来时,最先看到的人,依旧是皇甫斐。

    他勉强坐起来,皇甫斐递过来一杯水:“喝点水吧。”

    “……”叶阮沉默地接过。

    皇甫斐又道:“你怎么了?突然就晕倒了,可是生病了?”

    叶阮还是不回答,正好这时有宫人进来伺候。叶阮推开那宫人来伺候自己的手,他问:“欢容呢?既然陛下肯为我骗所有人,那么欢容也请陛下把他还给我吧。”

    皇甫斐顿了顿,说:“欢容已经被送去妍妃母家了。”

    妍妃母家?岂不是羊入狼窝?

    叶阮下床要去救人,却被皇甫斐一把按住,他说:“按现在你现在这个样子,跟着去就是送死。而且,怎么说,也得给那边一个交代。”

    “所以,这就是你让给欢容去死的理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