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7 如果青春不终场6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写给老海和王克

    王克仅仅做了一年的班长,高二就换成了老海,他接替了老海劳动委员的职位。这中间肯定有很多猫腻的,要不然班主任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换掉班委。想来也是王克太逼犟造成的结果,被老海跷去了职位,而班主任也不想太薄他的面子,就给了个劳动委员的官职予以安抚。王克被换下的事情也成了后来日子里我们刺激王克的首选材料,总是用“你不行,被人家干掉了班长的职位,还给人家打下手的做劳动委员”来取笑他,而他也总说是当初他不想干了让出去的。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他的确是被干掉了,而且干的还挺彻底,使他的劳动委员一直当到我们高中毕业。

    关于前任,王克应该不止一个,他骨子里冒着的风流倜傥表明他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多年的魔都生活更是让王克深深体验了一把大城市的繁华和美妙,他和各色女子之间情愫可以绕地球两圈。我结婚的时候王克来了,中间有些小小插曲,圈子里的人可能都知道,在此就不加赘述。

    和班委的直接矛盾也是从老海接替班长的位置开始的,他很快笼络住了所有班委的心,而且得到了班主任的绝对信任。当初的事情真是搞笑,我们竟会如此天真,如果换到现在,你想当班委就去当吧,谁还会在意你班委的身份。

    而当初,我们就是因为身份的不同对某些人抱有极大的敌意,以至于产生各种各样的矛盾和分歧,不愿意和班委同流合污,不想和他们尿在一个壶里,处处作对。

    现在想想,班委们或许才是真的不愿意和我们这群高不成低不就无良青年同流合污。归纳总结一下,我们当初和班委及第一名尿不到一个壶里的原因,皆来自于我们自身小肚鸡肠和羡慕嫉妒恨的觊觎。

    其实那些不好的回忆早已过去,如今,我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互不打扰,也没有多少交集,时常的聚会里也少了很多人,谁还会在乎当初有过什么样的矛盾呢。然而,那些有趣的过往还是时常出现在一些小的聚会上,拉近彼此遗失的感情。

    海灵的傲气在老海接替班长职位后越发嚣张,至少在当初的班里绝对不把我们这些差生放在眼里。当然,做为班里的第一,人家实力雄厚,也确实没必要把我们放在眼里。有人说:“你看不惯一个人,是因为你眼中有道梁”,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面哈哈镜,总想照出别人不好的一面,且无限的放大。

    很多事情都是夸大了来写,海灵看到后千万不要放在心上,纯为大家娱乐,当初那段不管好坏的感情都是值得怀念的。我们都希望再走一次高中时光,可惜怎么努力也回不去了。

    海灵之所以在老海接替班长后气焰更加嚣张,一是因为两人都是班委,二是因为两人都是三好学生的代表,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两人有点感情戏夹在中间。他们的事情在进入高三之后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成了学校班干部带头谈情说爱的典型代表。

    好学生的所有恶习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只要你能保持每次第一的成绩,那你们的谈情说爱在老师眼里完全可以变成探讨学习。做为好学生,做为和我们大多数人合不来的班干部,他们的恋情也只是得到了几声唏嘘,并没有在班里掀起太大波浪。

    大学毕业后没几年他们都结婚了,但并不是和彼此。海灵高考第一年就上了医科大学,老海第一年没发挥好,又到二中补习了一年,第二年考到了宁夏大学。对于他们的大学生活了解甚微,虽然我们学校和宁大离得并不算远,但由于高中时的各种摩擦,大学也并没有怎么联系。大学时他们应该依旧保持着恋爱关系的,至少听同学传言是这样的,在我们的小团体里一直认为他们会在一起。

    知道他们结束的消息还是在大学毕业好几年后,参加玉哥婚礼的时候遇到了两人,才知道他们早就断了。老海结婚的时候请了我和阿黄以及阿毛,不过我们都没有去,也不是不想去,只是当时不在同一个城市,有太多不便。海灵结婚的时候也请了我,那次我没去,给晓红带了一份礼,算是略表祝福,也算是为当初无知的不和做一次释怀。

    关于老海和海灵因何而分手,实难断言,不过听说老海刚进大学门时也是班长,后来一不小心把宁大几个小姑娘的肚子不知怎么给弄大了,在校园里也算是引起了不小轰动,可是风光了一把。学校为了镇压这种不良之气,防止校园中色权交易,最后把老海的官位给撤了。可能就是这件事的东窗事发,他才会被本该走在一起的人一脚踢了。

    老海总体来说还是个好人,记得有一年老海去维多利亚洗浴中心,为了赞助几个里面打工的女子,硬是叫着来给他搓背揉腿,然后偷偷摸摸的给了人家一些小费。完事后还在我们跟前夸某女腿腿好长,某女肚肚好绵,某女嘴嘴好甜。说的龟云口水直流,还被我们深深地鄙视了一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