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1 如果青春不终场1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关于志岭、鬼子、漂哥和马尾

    我的高中同桌大多都是女生,从开始的马芩到补习班的晓红,总共有五位之多。但在众多的女性中也参差了几个男生,志岭就是其中一位。志岭是我的好兄弟之一,虽然毕业后的联系少了很多,但当初的感情还在,只要见面,当初的点点滴滴都会席卷而来,拉近我们似乎遗失的感情。

    志岭是我们班的数学课代表,成绩在中上游,在我们中属于佼佼者的行列。我和志岭之间没有太多的共同爱好,经常一起打篮球的就是阿黄和阿毛几个人。和志岭的熟络就是因为同桌关系,经常一起做习题,关系慢慢好的。高中三年,志岭在班级里没有太过出头,也没有和某个人有丝毫绯闻。在青春萌动的日子里,志岭是老师心中的乖乖男,努力学习,成绩中上,为人上进。高考后志岭遗憾落榜,当然,前文已说除海灵外我们班全军覆没。

    志岭毕业后没有参加补习,比我们提前步入了社会。毕业后的他去了很多地方,最远最长的当属新疆,好像跟着他姐夫跑大车了。志岭毕业后的第三年结婚了,当时我刚刚大一毕业,阿毛大二毕业。婚礼举办时我们都在上学,没能去参加他的婚礼。同年暑假,我和阿毛还有晓红和刘绢去了他家,算是弥补结婚时未能去他家的遗憾,看了看他的新娘子。

    志岭家在沈家河,离家不远处是一个水库,我们去的时候建设不是特好,经过几年的发展,整个乡村的风景十分不错。水库的一侧是大山,山峦跌宕起伏,可能是当初还没有封山禁牧,山头大多裸露。志岭带着我们在山头转悠了一圈,浏览了一眼他家的全貌,光顾了一次沈家河水库的风光。

    自那次离开志岭家后,这些年我们再没有去过,每年的见面只有过年时候的聚会。然而,在聚少离多的日子里,曾经兄弟般的感情并没有因为分别淡化。我们真的不怎么联系了,真的不在说自己内心的想法了,真的不会在兄弟面前表露自己的情绪了。偶尔间看到朋友圈里的心情,点个赞,证明我还关注着你,这就够了。兄弟之间的感情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拉长有所改变,只会越来越浓,越浓越纯。

    鬼子是在高二文理分科后进来的,学习努力,成绩良好,处在好学生的行列。和我们在一起的两年里可能是被带坏了,高考的时候竟然也落榜了。鬼子高中应该也对某个人情窦初开,只是时间太久,我想不起他和班里或班外的哪个女生眉来眼去。鬼子高中落榜后也去了二中补习,而且效果显著,考到了中国矿业大学,成了名副其实的重点生。

    鬼子在大学有一位女朋友,眉目清秀,小巧伊人,人间良品,有点樱桃小丸子的感觉。可惜天不作美,鬼子毕业后就和我们大家都念念不忘得樱桃小丸子分手了,原因还是距离。鬼子大学毕业选择了里家乡不远的一家煤矿,做人事工作。从工作收入而言,鬼子当初是我们当中收入最高的。不过对于鬼子这样喜欢灯红酒女的男人,矿上的生活难免过于单调。干了应该没两年吧,毅然辞职不干,朝着大城市的方向踏马而去。

    对于煤矿这种离繁华尘世过远的企业,里面的男人大多都对“当兵三年、某某不嫌”有深刻理解,鬼子当然也在其列。离矿不远也有烟花之地,虽然各个机构都心知肚明,但为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