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百二十章、吓坏的张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等房队长出门后,我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不为了别的,房队长已经开始试探我了:那几个喽啰,根本不可能死的这么痛快,别的不说,荆什么样的性格我多少了解的,毕竟当初做梦移情过一次。

    “你想的没错,他确实是在试探你。”荆突然说了一句,他竟然醒了?

    “为什么试探我?我的实力越强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

    “可如果你的实力不能为他们所用呢?”

    我眉头一挑:“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单方面碾压而已。”荆说的很无所谓,但只有我知道当时是多么的残忍血腥。

    “那些人什么来路你知道吗?”

    荆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我都被封印八百年了好嘛?”

    尴尬……

    “跟我讲下当时的情况。”

    “好。”

    我总感觉荆回答得有些不怀好意。

    “那你睡吧。”

    “睡?”我瞪大了双眼:“我才刚醒。”

    “你以为我这样直接给你讲?你睡着时我直接将我的记忆给你代进去,让你感觉下当时的感觉。”

    “非睡不可?”

    “嗯。”

    “那你先跟我解释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说你的天魂在我体内?”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了。”荆长长地叹了口气,语气中说不出的唏嘘。

    “算了,等你想跟我讲的时候吧。”

    “好,你睡觉,我托梦给你……”

    “神他吗托梦!”

    终究,我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好奇心,躺在病床上睡着了。

    ……

    昏暗的仓库,无头的尸体,瑟瑟发抖的人……

    “终于出来了呢,感觉真的不错。也许下一次我可以跟他商量下多出来几次。”

    我扭过头看了下已经倒地吐血的那个男人:切,真的是太弱了,这种水平我连狩猎的感觉都没有,还队长?送死队?

    “杀了他们!”

    什么?杀了我?求之不得呢!不过啊,可以身体不是我的,不然,我倒真要试试你们会不会杀死我!

    首先,活动下筋骨吧,就用手术刀好了,这小东西真的用着很顺手呢。

    我手一挥,手术刀仿佛有了生命一样自动飞到我手里。

    “就你了!”

    我一个加速,一跃而起,一记膝压撞断一个人的颈骨,着地的时候没忘了补刀。而这个可怜的人,不仅被我撞断了颈骨,面部都被我撞得看不出来了。

    “啧啧啧……生命真的很脆弱呢,特别是有些这样孱弱的身体。”我回头笑着对那三个累赘说。

    “什么?老三!混蛋!一起上!”

    “哦?下一个就是你吧,勇气可嘉。”

    我轻松躲过几个慢吞吞又无力的攻击,直接来到那个叫嚣的人,迎着他惊恐地眼神,手起刀落,挑断了他的手筋。

    我右手挽着绚丽的刀花:“有种永恒的艺术,叫做死亡。你们很荣幸,艺术家是我。”

    人体为花布,刀为笔……

    鲜血飞溅于空中,混合了发霉的空气,真的让人怀念的味道。

    ……

    当场上只有四位观众的时候,我召唤出荆花,摸着那熟悉的弧度和质感,对着打伤了姓房的男人的那个人说:“啊~好困啊!这身体真的弱,影响我发挥了。不过没关系,睡前,我送你一副绝世画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