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百二十二、开导(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因为坐在我旁边,张梦整个人都不好了,从她看向我的眼光中就看出来了:害怕、鄙视还有点崇拜?应该是崇拜……

    房队长虽然为我解释过,但张梦并不能释怀“我”对自己人下手这件事。更何况,“我”还恐吓过她。如果换成岛国的攻略游戏的话,从最初的见面开始,张梦对我的好感是60分,现在,估计已经降到冰点了。

    房队长躺在病床上无力地说:“小梦!昨天不是答应过我了嘛?”

    张梦听了之后头低了下去,很无奈。而我扭过头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不过因为我这毫无感情波动一眼,张梦可能想起了“我”干掉那些喽啰的经过,粉嫩的小脸儿瞬间没了血色,还有些发抖。

    我当时并不知道张梦的想法只是叹息:唉……那并不是我啊……

    张栋很有眼色地跟张梦说:“妹子,我托大叫你一声小梦,这个事儿吧,其实也没什么。反正我现在好好地活着呢,那些不愉快,就过去吧。”

    我听了这话之后感觉更惭愧了。

    张梦好像有一点不明白张栋的想法,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是,没错!鲁万里是干掉了敌人,救了我们。可是呢,他也对自己人下手了。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没撑过来呢?”

    原本心情就糟糕的我更加糟糕了。其余的三个人也没说话,一时间,会议室内突然寂静了下来。

    我低着头,一句话不说,内心的愧疚都快能把我淹死了,心头都快把荆骂死了,如果可以,我宁愿去把荆割喉了。

    房队长看到我的反应,急了:好不容易劝张栋原谅我,张梦这一次毁了。他情急之下想起身去教训张梦,结果忘了自己的伤口:“嘶……”然后无力的摔回去。

    “队长……”张梦看到这也没心情跟我怄气了,赶紧去看房队长的状况。

    张栋这时候也想通了似的洒脱一笑:“小梦啊,可我现在还活着是吧?有些事情,男人会懂,你们女人却并不会懂。有些时候,前一秒打生打死的,下一秒却凑到一块喝酒,这就是男人啊。比大海辽阔的是天,比天空辽阔的,是男人的胸怀啊。”

    张栋看着我说:“我不否认,在小鲁对我出手的那一刻,我恨他,也很迷茫。我很想掐着他的脖子问:为什么对我出手?我当时真的恨他,可现在呢,我不仅活着,我问过医生,伤口根本不致命,就是看着吓人。”

    张栋的胸怀让我想哭,一个受害者却来安慰“我”这个加害方,我真的内疚、惭愧、想自杀证清白……

    沉默了一会,我下定决心了:“其实,对张哥下手的不是我,他的名字,叫做荆,只不过,他用了我的身体。所以,说是我对张哥动手了也没错。”

    房队长没想到他随口编的借口竟然是真的,张栋等三人也瞪大了双眼:“兄弟,真的不是你?”

    我摇摇头:“是我做的,我会承认,我不会那么没种。”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