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千年之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传说之所以被称为传说,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是假的。

    长生草没有生长在故事里的南方行省,而是生长在极北之地的乱星海,这里没有蜉蝣少女,只有漫天无尽的冰雪。

    我从地上采了一株,拿在手里一边端详着,一边询问乌桓,“你是为薇薇安采的?”

    “是的,自我进入妖帝境界后,每隔二百年来这里采摘一株,如今已是第五次了。”

    我没再询问,只是低头看着手里的长生草,这种每一株上都生有四瓣叶子的小草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每一瓣叶子都胖嘟嘟的极为可爱,盯着叶子看了一会儿,我眼前便浮现出来了薇薇安的笑脸,不过这个笑脸转瞬即逝,很快就变成了纳姆的脸,又变成了王灿的脸、张坎文的脸、胖子的脸,最终定格下来时,眼前只剩下了姽婳那完美无瑕的身影。

    我叹了口气,声音里的冰冷空旷消失了,对着乌桓道,“为什么不多采几株呢……多采几株回去吧,薇薇安应该用的上。”

    “往年这里只会生长一株,今年不知……”

    乌桓的话还没说完,我已经踏出脚步,离开了满天风雪的乱星海,来到了位于北方行省和王城之间的多吉城。

    这里是狗头族封地的王城,薇薇安就住在城中心的妖帝府内,果然保持着年轻时的模样,只是目光不再像当年一般清澈。

    遥遥的看了她一眼,我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抬脚走到了城外。

    妖域显然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妖域了,城外的大道上,一群妖族人中,还行走着几个负剑的人族,而且双方看起来早已习惯了彼此的存在。

    几个负剑的人族都是少年模样,身着道袍,看起来应该是道门中人。我走过去,对着几人抱拳问道,“几位道友行色匆忙,不知要去向何处?”

    领头的年轻道士面色颇为和善,大概因为我同为人族的关系,脸上挂着笑,很快便也拱手回答道,“当然是去参加李老会长主持的十方超度法会,师兄你来妖域莫非不是为了参加法会?”

    李老会长?再次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让我有些失神,片刻后才点了点头,“我是玄学会弟子,当然是去参加法会。”

    年轻道士顿时又笑了起来,“原来是玄学会的师兄,失敬失敬。既然都是去参加法会,不如咱们结伴而行?来来来,我跟师兄你介绍一下,在下是王屋洞天剑修弟子,这几位师兄都是龙虎山张天师座下弟子。”

    剑修?听到这个熟悉的字眼,我脸上也微微露出了笑容,而一旁的另外几个道人则是接上了话,“我们几个不过是龙虎山玄坛殿弟子,陈师兄可是王屋洞天莫真人的亲传弟子,修为已近阳神,前途不可限量。”

    剑修、莫真人……我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些,便对这个阿莫的年轻弟子问道,“你师父近况如何?”

    “噫……你认识我师父么?”

    “打过一些交道。”

    “你这么年轻,怎么会跟我师父打过交道?没听师父他老人家提起过呀……”

    小阿莫的弟子就像当年的小阿莫一样,都有接近阳神的修为了,还保持着一副天真烂漫的赤子之心。

    经由他口,我得知了如今的王屋洞天已经成了道家首屈一指的山门,门内弟子巫炁与剑道兼修,他师父莫真人是大长老,而统领山门的掌门则是米泰米真人。

    至于王灿,绵延近千年的两界之战尚未开始时,便殒命于妖域与人间的交界处,当时我也在场。十数年后,两界之战爆发,人族得到龙族示警,提前在交界处布置了第一道防线。在双方力量相距悬殊的情况下,王灿父亲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