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2章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程司昂转身,听到她的抽泣声,他的心脏像是被什么圈住了一样,又紧又疼,可还是残忍的无视,大步流星的走进公馆。

    何雅音走了出来,看到形象狼狈的钱好,她眼底没有任何情绪,站在她身边,主动将她扶了起来。

    钱好微微惊讶,偌大的眼泪在眶内没有掉下来,就这么奇怪的望着她。

    “你走吧钱好,我们程家真的不是你能高攀起的,本来我是已经放下五年前的事的,可你不断的挑战我的耐心,让我不得不对付你。”何雅音冷漠的说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同意你们在一起吗?”

    钱好嘴唇颤抖,面色刷白的问道:“为、为什么?”

    “因为我的女儿是被你爸害死的。”

    “不可能。”钱好大惊,言辞尖锐的怒喝。

    何雅音娓娓道出五年前,她女儿刚升大学,就读钱子恒教学的那座大学,可他因为觊觎她女儿的美貌,对她起了色-心。

    虽然最后没得逞,可她的女儿心里已经创伤,有了阴影,选择自杀,而学校却选择保那个禽兽的工作,也不想让学校有负面影响,所以封锁这个消息。

    当年,他们得知司昂爱的是仇人的女儿,把他骗回了国。

    在汝城,程家都是以秉直诚信的原则做人,他们选择不追究也是不想让她的女儿再受蜚语。

    她不想她死了还不安生。

    只有让时间去掩埋它,才不会再被世人记起。

    钱好不知是怎么离开程家的,她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浮现的都是何雅音的陈诉。

    她说程梓莱从小就跟程司昂感情很好,他没办法接受她死了的消息,更不可能理所当然还跟仇人的女儿在一起。

    眼泪飞奔而出,她跌跌撞撞的拦下车子,去钱子恒的学校。

    她不知道原来她爸隐藏了这么深的秘密。

    这么多年来,他还能心安理得睡的着吗?

    钱好浑身冰冷,寒颤十足,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这么可怕?

    钱子恒看到脸色苍白,双眼无神的女儿,顿时有些担忧,连忙将她扶到皮椅上坐着:“好好,你怎么了?”

    钱好眼眸迟滞的抬起,望着他:“不好。”

    “爸,你认识程梓莱吗?”

    她的话一出,钱子恒苍凉的身子顿时狠狠一震,脸色逐渐变得惨白,扶着她的手也不由得松开。

    目光恐惧又黯然的望着她:“你、你怎么知道的?”

    “原来是真的。”钱好自嘲的冷笑了一声,眼泪控制不住的望下掉。

    “好好,我知道,我做了禽兽不如的事,可事情过了这么久了,不要再提了好吗?”钱子恒神色恐慌,言辞带着乞求的意味道。

    “你让我怎么不提,程梓莱是程司昂的妹妹,你让我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吗?”钱好控制不住的朝他大吼。

    钱子恒再次震惊,他没想到那个大学生是程司昂的妹妹,当年,他做了这事后,出去躲了一年。

    这中间,他根本没有见过她的家人。

    当风波平息后,他才重新回到学校,也重新做人。

    “对不起,对不起…”钱子恒呆滞的道歉,老泪纵-横,愧疚的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